当前位置:首页 >> 菁菁校园
      打印  关闭;  

“老孙”——用心守护睿鹰人的赛车梦
记睿鹰车队指导老师、浙大城市学院工程分院孙树礼教授
  •     阅读次数:
  • 浙大城市学院宣传办公室

  • 今年是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睿鹰车队组建的第五年,车队挑战空前,在一年之内制造了两辆赛车,新成员巴哈赛车和油车睿鹰五号相继亮相,巴哈即将出征8月份在内蒙古、襄阳举办的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巴哈大赛,油车也将参加10月份在襄阳举行办的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

    回顾之前睿鹰的参赛历程,有成功也有过遗憾;为了今年不留遗憾,同学放弃暑假休息时间,顶着酷暑高温在没有空调的理五一楼工业设计中心劳作。但他们的咬牙坚持不仅仅是为了成绩,更为了朝夕相伴的“老孙”——孙树礼老师,期盼着看到老孙露出欣慰的笑容。

    孙树礼,睿鹰人称“老孙”,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工程分院机电系主任。作为睿鹰车队的主要指导老师,他像一个指路人,伴大家一同走过崎岖与坎坷;他更像一个摆渡人,载着莘莘学子,从一片荒芜送往花开遍地的彼岸。他说,学生的心愿就是自己的心愿,为了学生,值!

    永远不气馁不放弃的老孙


    老孙检查巴哈赛车故障

    在这挑战空前的一年,无论是在设计阶段还是制造阶段,睿鹰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争分夺秒。设计,创造,再设计,再制造,工业设计中心一楼车间的角磨机马不停蹄地工作,四处迸溅的火星点亮了未知的暗角。

    今年新增的项目——巴哈赛车,让车队低年级学生也能制造出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以培养更多优秀的苗子。6月份起,车队正式进入紧张的加工制造阶段,老孙每天6点45分之前必到办公室,晚上和大家一起熬夜,五十四岁的他干起活来丝毫不逊色于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有太阳他跟大家一起晒,又热又闷的工作环境下,汗从他的额头上扑哧扑哧得往外冒。他的辛苦让大家都有些心疼,车队队员机电1402的李贤卿说:“孙老师很关心我们的工作以及队员的身体健康,却不那么关心自己。他身体不太好,我们都想劝他不要这么辛苦。”

    车队对于孙树礼来说,就像是他的孩子,他一直期盼一代代睿鹰人茁壮成长,取得佳绩。

    去年九月份的日本赛,因为语言不通使车手判断失误,赛车最终因没有按规则完赛遗憾退场。“那个情景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我们离开比赛场地的时候,孙老师依依不舍,他说他要留下来看看颁奖仪式,看看是否有关于我们车队的奖项,万一我们拿到奖了呢!可是,我们让他失望了,我们没有拿到任何的奖项。孙老师顶着压力承担责任,可我们却这么的不懂事,经常让他为我们操心。”机自1301班的周世琦回忆起去年在日本静冈的遗憾,自责又愧疚。

    去年10月的襄阳,临近比赛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所有人不得不在雨中工作,跑道上多辆赛车滑出了赛道,眼看着睿鹰赛车也滑出赛道,队员们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是老孙的一句话让大家重新振作:“今年不行,我们明年再战!不气馁,不放弃!”

    出征巴哈大赛在即,老孙的身躯依旧单薄,不变的是眼神中的坚毅:“希望你们能拼尽全力,不给自己留遗憾!”

    有一种丑叫做“老孙觉得不好看”

    上过孙树礼课的人,无一不对他的严肃印象深刻。视车队如骨肉的他,更多的时候展示出比课堂更严肃的一面。看到队员草草交差的图纸,他会板着脸,狠狠地指着出错的地方,用淳厚的东北腔训斥:“这弄的什么玩意儿,这不瞎整吗?!”

    在车队,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一种丑叫做‘老孙觉得不好看’”。孙树礼对于细节品质的追求仔细到一根导线的颜色,一张贴纸的摆放,一片油漆的色泽……线束布局不美丽,重包!车身油漆太淡,重喷!座椅敷得粗制滥造,重来!车架管件角度偏差,重焊!……

    在车队,老孙还有一外号——“孙大锤”。

    谈及这个外号的由来,周世琦打开了话匣子:“其实还是惊叹于他的专业技能和他一锤定音的人格魅力。尤其是在装配阶段,少不了他来为我们抡几大锤,他总是嫌弃我们做事畏畏缩缩,连抓个榔头都不会。尤其是悬架轴承的装配,队员们怎么都安不进去,一群人坐在一起挠头,这时‘孙大锤’提着他的招牌冲进人群,‘来俩人帮我扶着!’噼里啪啦两三锤,‘这不就搞定了嘛,别舍不得用力!’顿时惊呼声四起。”

    整辆赛车的设计制造装配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激烈的讨论甚至争论不可避免。作为格外重视团建的车队总指挥,孙树礼总会及时站出来:“争论是我非常希望看到的,这是思维的碰撞。但是大家务必本着同一个信念,一切为了更好的睿鹰,坚决做到对事不对人!”

    去年采购MOTEC装置时,有部分队员认为由于缺少自己的发动机台架试验室,其可发挥的作用有限,且价格昂贵;也有人认为,新技术的使用不但能够使设计加分,对于整车的性能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

    正当大家争执不休没有定论时,老孙又一锤定音:“对车队有没有帮助?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少?价格不是问题,今年不能实现,那就目光放远一点,两年,三年也要搞定!买!’”

    多少个紧要关头,老孙高高眉骨下的坚定目光总能抚慰大家,似乎在告诉所有人,有梦就不怕远方。

    东北人老孙


    老孙校园试车

    孙树礼来自东北,一口浓重的东北腔,说起话来句句不离“儿”,外型与高大魁梧并不沾边,反而消瘦才是形容他的关键词。

    酷暑中,他戴着大草帽试车,亲自上阵,绕着校园开了一圈又一圈,烈日下瘦削的身影如铁人般刚劲。

    大家喜欢认真工作时的他,也喜欢逗逼可爱的他。

    跟学生处久了,多大都脱不了学生气。在大家眼里,私底下老孙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爱逗大家笑,话一出口就是段子,也是行走的表情包。“记得有一次我的固定方式很难拆下来,老孙用浓浓的东北腔调侃说,‘那谁,把你装到车上呗!’”周世琦回忆说,当时自己差点笑喷,同时又有点自责。

    生活中的老孙理性的同时不乏感性,十分富有情怀。工作之余,他会和大家一起围坐在小小的家常菜馆,自带米酒,品着小菜,一起畅谈车队,创客,工作……聊到兴起,他脸颊微红,细数自己光辉事迹,不亦乐乎。

    更多时候,老孙为了缓解大家设计制造的工作压力,也为了体谅队员节假日不能与家人团聚的思乡之情,他自己也牺牲了与家人相处的宝贵时光,还总会变着法儿地举办一系列诸如国庆阅兵观影会、中秋烧烤节、技术研讨会等小活动,同时也会叫前几届的学长学姐们一起来Happy,给予大伙儿家的温暖。

      车队真是个让人上瘾的地方,同学们在车队一呆就是一整年,甚至两年。老孙不止一次地说:“我每天上班第一眼就是要去看看我们的车。尤其是在加工阶段,每天要围着车子转两圈,看看昨天进展怎么样,想想今天要干些什么。有时候我早上五点就醒着,看看日历,想想进度……”老孙是个话唠,这是全车队公认的,不单单是他说得多,更是因为和大家呆在一起的时间多,而这,也是值得所有睿鹰人珍惜一生的宝贵时光。


    睿鹰车队巴哈大赛出征照


网站稿件版权归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宣传办公室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打印  关闭 
来源: 宣传办公室   作者: 周婧敏  编辑: 郭佳  摄影: 陈聪
时间: 2017-08-10   关键字: 教书育人
相关报道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