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 丨 校友 丨 招聘 丨 教师 丨 学生 |  VPN
首页
>新闻报道>莘莘学子

左手一把手术刀,右手一支图画笔,不会画画的医学生不是好ZUCCer

发布日期:2018-11-12 14:3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宣传办公室

  “没有解剖学就没有医学”,人体解剖学是医学基础。而医绘,大概就是让看似冷冰冰的解剖开出灿烂之花的暖阳吧。

  中国解剖学会于2018年初举办了首届“全国医学生解剖绘图大赛”,这看似“不务正业”的比赛,实则在医学基础教育和医学生综合素质培养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学院的两名医学生在这次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临床1702班王晓雯作品《迷走》荣获二等奖,临床1704班李箴言作品《裸露孤独.珍藏希望》获三等奖。

  临床1702班王晓雯

  作品:《迷走》荣获二等奖

  画画和医学都是心头肉

  王晓雯还留着幼儿园时看着动画片依葫芦画瓢的蓝猫,也是因为这张画,让晓雯的父母看到了她的绘画天赋,培养她和当地一位名师学习国画、水墨画,后来慢慢接触山水、工笔。

  学医这条路王晓雯选择得很坚定。这也许源自初中时读过的《无国界医生手记》,这个有关人道主义救援组织的故事,让她颇为触动。医学梦想支撑着王晓雯走过了高中,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她超过一半的专业意向都是临床医学。

  别的专业是期中考试周,医学是期中考试月,所以期中考试可以与期末考试无缝对接。“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不太适合读这么辛苦的专业,很容易放弃。”王晓雯认为,如果不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医学,将来也不太可能成为一名有责任心的医生。

  在忙碌的学业下,画画依旧是晓雯业余时间的兴趣爱好。大一第一学期没有专业课,出于对医学知识的好奇,晓雯去图书馆借了解剖的图册,抱着好玩的心态拿来自己照着画。到了下学期学系统解剖学时,再回过头来看以前画的那些解剖图,就慢慢理解了当初画的是什么内容。画画让晓雯更好地记住器官的结构、神经脉络、肌肉支配……

  “虽然学医的过程非常辛苦,但我还是没有忘记‘玩耍’。”画解剖图,便是晓雯的玩耍,她会从下午下课一直忘我地画到晚自修前。这次比赛的作品是关于“小肠神经”,她是一边看着标本,一边借鉴了奈特的图谱,临摹参半地画。

  王晓雯用爱好辅成着专业,也用专业保护着爱好。


  临床1704班李箴言

  作品:《裸露孤独·珍藏希望》获三等奖

 

  没有把兴趣作为专业,却把专业融入了兴趣

  “学医的我们其实和大家是一样的,只是课程不太一样。该上课时上课,该玩时玩。”李箴言一句话就撕下了“学医苦”的标签。医学其实很有趣,她告诉我们,“一个鼻孔出气”是没错的,就是会有一个主动出气的鼻孔,和一个配合辅助出气的鼻孔,两个鼻孔会交替轮班。

  李箴言有一颗热爱艺术的心,在三四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偷偷学习画画,但绘画老师不会教得太多,需要靠着自己的天赋和慢慢的积累琢磨。“画画其实是一件严谨又随性的事情。”箴言平常喜欢在家里的浮窗前点上一枚香薰蜡烛,趁着夜色,将灵感呈现于纸上,凭借自己的感觉练习配色,靠绘画来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这个奖来之不易!由于主办方把李箴言的画弄丢了,当天补交的是一幅复印件,由于不是扫描进去的,影响了评分。为此李箴言感到非常遗憾,今年她还会再参加一次比赛。

  “艺术跟真正的专业上会出现一点点偏差。”解剖图的精细程度要求非常高,网上的素材是简化过的,画出来跟人体真正的经络、血管走向是不准确一致的。

  所以,大一还没有学完系统解剖,只学了基础的皮毛的李箴言特地为比赛进大体实验室提前体验解剖课。可是实际的器官色彩有点偏差,血管充盈程度也不一样,不太能符合绘画的要求。于是她就直接去Ins上找专门画解剖的画师,临摹他们的色彩表现。

  医学专业在李箴言看来与画画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会有间接的帮助。因为她学的是很具象、很精细的画画风格,恰巧学医也是精细的活儿。画画锻炼了她的性格,使她变得更加严谨细致。

  “画画其实跟恋爱差不多。”做计划之前是苦恼的,但当完成了这个事情后,就会觉得幸福感来了,画画开始动笔的时候会觉得工程量很大,但慢慢画出来后,回头一看,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临床14级学生康必圆

  曾在学院首届医学院“达芬奇笔记绘画比赛”中一画成名

  医学专业的“艺术生”

  他被同学调侃选错了专业,但他说:“什么东西最适合自己,是自己最想要的,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别人的建议只能是当作参考,最终的选择还是尊崇自己内心的想法。”

  画画并没有被学业侵占,旁人眼里忙碌的医学生依然可以手持画笔。“忙只是个大的概念,我做不到每天都捧着医学书,偶尔也是会给自己放松的时间。”康必圆还慢慢摸索着数位板画图。

  在他看来,画解剖图最难克服的是解剖结构,特别是一些血管神经。想要画得逼真,首先整体的解剖构造要准确,然后就是上色,颜色会给人最直观的感受,所以颜色的选择上也非常重要,最后上完色,起到点睛作用的就是加上高光,这会让一幅画立刻显得非常逼真,这三个步骤都缺一不可。

  刚接触解剖学的康必圆觉得,“刚开始接触时觉得很枯燥,那些又长又难背的名词解释最让人头疼,书上的解剖图也是平淡无味。”但通过画画,让他对医学萌生了兴趣,尤其是比赛获奖对画画的巨大肯定,让他对医学领域的绘画更有了自信。

 


文:缪唯清,娄涵,赵传,韩晨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